What The Thulium

Too fast to live,too young to die.

【琪芽】梦醒了,什么都没了。

(原本是一个虐写甜的挑战(主要剧情来自于一张封面图(这文有多傻白甜我对官方就有多爱恨交加(。(傻白甜圣芙蕾雅校园背景,没有崩坏的平行世界,主角团不知为何同居,大概是漫画最开始的设定(。(脱坑很久了,应该会很OOC



一整天,琪亚娜·卡斯兰娜都有一点点魂不守舍的。


真的只有一点点,再加上她本来就马虎迷糊不认真不靠谱的态度,特别容易跟她平时的犯糊涂混淆。


所以只有雷电芽衣注意到了以上信息。大概是因为东亚人特别细腻的心思,或者是自己注重细节的习惯?嘛,总之不是因为自己特别关注她。


……大概?


想到这里她偷偷庆幸,还好餐厅里足够热闹,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她稍微有点发烫的脸颊。


琪亚娜的眼神飘忽着,明明是看向自己的方向,却根本没有视线落到身上。德丽莎顺口责备着她在课堂上的走神,也只换来不痛不痒的吐槽。布洛妮娅的游戏BGM响着,时不时冒出胜利的欢呼。房间另一边,刚进门送文件的秘书小姐正在和她不靠谱的舰长抢夺手里的酒瓶,而后者明显已经喝多了,说出来的威胁都是些不着边际的东西。


嘈杂的空气适合藏起自己纷乱的心思,同时被藏起来的似乎还有羞怯的心情。




……想知道她是怎么了。




于是这个想法水落石出一般流露出来了。


总而言之雷电芽衣头脑一热忽然站了起来,一把抓过还在和自己姨妈打嘴仗的琪亚娜,一边说着“晚饭材料不够了琪亚娜你陪我去买点”,一边就这么匆匆忙忙出了门。


直到关门的声音结束了所有空间里的嘈杂,她才猛然感觉自己根本什么都没有想好。




就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感觉把人家拉出来什么的……真的好奇怪啊。




尤其是那个人还一脸萌比地看着天上。




“芽衣学姐?”


她这样说。


“……嗯?”


“好像……要下雨了?”




话音未落老天就很给面子地泼了盆水。




“你……带伞了吗?”
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


啊啊啊果然不应该头脑发热的。芽衣感到一阵头疼。




“不过没事儿,那边的商场应该有雨伞卖哦!”走在被阳台遮挡的街道上,琪亚娜恢复了往日的喋喋不休,“芽衣学姐怎么突然请我出去买东西呢明明平时都嫌我麻烦的,难道说你是看我被训得太可怜了想拯救我吗啊学姐果然是天使www不过其实完全没必要啦反正这点小事也影响不了本小姐——话说学姐!我们多久没有单独相处了啊?”


不断在脑内回应着的吐槽在这句话面前一个急刹车,回想起来似乎确实是很久没有了。这个学期入学的布洛妮娅搬进了她们的房子里,于是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回到家都是三个人一起行动的。芽衣很喜欢那个话不多的小妹妹,然而这点经常被琪亚娜嫉妒,最后就会演变成无休无止的打打闹闹。这俩孩子,芽衣有时候会吐槽,真是不知道谁比谁小。


“我也不清楚呢。好像有大半个学期了吧。”她最后这样回应,却看到琪亚娜在红灯前没有停下脚步,差一点冲进晚高峰的车流里。她赶紧把她拉回来。


……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不想带你出门了。




总之一路跌跌撞撞有惊无险地,总算是赶到了商场买到了食材,并且顺利地在雨天加设的小摊位上买到了一把透明的长柄伞。琪亚娜还在商场多逛了好几圈,以买礼物的名义拿下了一堆除了她不会有别人喜欢的神秘物品。


鉴于两人手上的大包小包,她们决定合用一把伞回家。


伞在头顶撑开的时候,芽衣突然想起自己出门前的想法。


琪亚娜在十字路口张望,神色与往日无异,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
到底是不是幻觉呢……?




眼看着这短短的一段路就要走完了,芽衣意识到她必须得问一句了。


“琪亚娜,”她停下脚步,语气严肃,“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太正常。”


“诶……有,有吗?”被问到的人语气有瞬间的迟疑。好在她很快下定了决心,在气氛尴尬起来之前及时开口了:


“可能是因为我……昨晚做了个梦。”




梦很真实,真实得让她怀疑自己的世界反而更像假的。


梦很美好,因为那是属于她和她最喜欢的学姐的故事。


梦很可怕,因为她在进行了一连串紧张的冒险之后,决定毁灭这个世界。


就在她们刚刚走过的十字路口,在梦里曾经出现过一只几层楼高的怪兽。它挥着尖锐的爪子划向芽衣学姐。


就在她们熟悉的校园里,她亲手毁掉了那个地方,一个个杀害了自己日夜相处的老师和同学。


她记得的细节真的不多了,可是在她醒来之前,她分明看见熟悉的芽衣学姐的脸,带着愤怒与不甘的神情,在自己的手里逐渐失去生命。


梦里的她感觉到泪水划过脸颊。


醒来后的她只觉得难过得不像自己。




……不是错觉吗……


意识到这一点的芽衣突然感觉自己发现得实在太晚了。或者说并不是发现得晚,只是说出来太晚了。


现在她只想去拥抱眼前这个可爱的傻孩子,为了一个梦耿耿于怀一整天的小孩,可是她手里撑着伞,还拎着食材。


于是她只好柔声安慰她:“梦已经醒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
“说得是呢!”琪亚娜露出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笑容,“大家不是都好好地在一起嘛!”


说着她就扑了上来,不顾手里还拎着的袋子,环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抱了抱。


芽衣意外地没有反对,任由她就这样在大街上胡闹,只是正了正伞的位置。




“快回去吧,大家该等急了。”她最后这样说。


“嗯!”那笑容灿烂得仿佛要驱散所有阴云,前所未有的,温暖安心的感觉从心底弥漫开来。

好像我发表的所有东西一旦自己按喜欢了就没有别人再按了
(话说删除线是怎么打的……一定要用电脑吗)
本来那个性转脑洞有人看的话或许会写点段子
(其实就是完全魔改剧情+堆积如山的私设)
但是果然能接受我诡异的CP观和私心的人设的人真的超级少_(´ཀ`」 ∠)_
(看了眼主页都是不挑口味的好孩子)
(一个个看人主页这个行为真的好Creepy)

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脑洞

昨天看书的时候真的Y了一个性转神夏(或者说全妹子神夏???

(因为CP观太诡异打神夏tag可能会被打死……要不悄咪咪打个麦夏tag?)

我扭曲的CP观大概会是这样:
霸气御姐宠妹狂魔麦姐X傲娇叛逆高冷夏妹
背负沉重过去的前特工玛丽X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前军医
掌握妹控把柄利用工作泡妞的秘书小姐安西娅X纯良无辜容易被骗的软妹茉莉
不搞事不舒服混乱邪恶二人组莫娘X东风
艾琳女王X小女仆(这对原剧就很有Y点啊!为何没有人发现!!!
emmmmmmm这么看的话警长可能要没CP了,默哀。不过女强人设定也还是不错的!

原图……不知道怎么在原来那章上加图所以干脆重开一条(。

是从各处收集来的,如果有侵权请务必告知QwQ……

矫情伪意识流段子

(大概是一些B站视频的观后感(手动捂脸(文风非常矫情,慎入(YY成分很大(大概只是303和403的几个镜头的联想

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=正文分割线 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= ==

最近他经常出现幻觉。时不时地,也许是出于日益繁重的工作,或者别的什么他一直担心又不那么想面对的事情,他会突然看见一些,原本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东西。
再确切一点说,他总是看到回忆里的画面。
类似于这样的幻觉第一次出现好像是挺久以前了,那天他一整天都感觉哪里有点不对,或许是因为那杯酒,也可能是再早一点的那根烟。他开始预想所有可能性中最糟糕的那一个,却在自以为准备好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满脸泪痕的小孩子:这使得他一下子乱了阵脚。后来,他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弥补当时气血上涌带来的错误。
这一次看起来更加严重一点。他看到自己站在燃烧的老房子面前,油画棒涂抹着杂乱的灰黑色,他想保护的孩子在遥不可及的地方抽泣,而他的眼里映着黑洞洞的枪口。他望着那个枪口,心想着那东西对于孩子来说会不会太重了,它颤颤巍巍的,瞄不准自己指向的位置。

我啊……
曾经也是个写手来着。

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坑里却还是想填问卷
(大概只是在雷点上打叉的感觉很爽(喂
问卷都是搬运的侵删QwQ

请随意代入喜欢的CP

大概是灯太暗,酒太烈,眼前那个女孩子的神情太过认真。
气氛太过温柔以至于发展不起来针锋相对,乐曲迷幻着思想,思绪慢悠悠地流淌,流淌过指尖的血管,血管扩张和收缩着,心跳加速。
她知道自己醉了,眼前的雾气弥漫,呼吸沉重又温暖,她知道自己在渴望着什么。
冰一样坚韧的寒凉的晶莹剔透的女孩子,冰一样的神色,冰上模模糊糊地倒映着自己的影子。她一点都不畏惧我的目光,不管是在会议上还是这一刻。颤栗划过手臂和脊背,引起的却是身体浪潮般涌起的温热。她感觉口干舌燥,虽然上一杯酒才刚刚见底。
她想要的是冰的触感,融化在她的体温里的冰的触感,刺穿了她的温柔目光的冰的触感,清脆地碰撞着杯壁的冰的触感。
(在图书馆写小黄文是怎样的体验/////)

突然觉得适合《雨》
然而这首曲子比我寡淡的东西丰富多了

人际关系障碍性 三十题
#ooc
1.自恋
“我是你伟大的璇姐。”
那家伙说着又露出了= =的表情,顺手打出一大串顿号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2.孤僻
语言很难传到她的心里,她也听不见,于是它们早就散在了气流里,其余的世界空荡无物。
3.虚伪
“爱你哟。”
低沉缠绵的声音明明酥得人皮肤打颤,近得过分的眼睛里却读不出别的信息。
4.妄想
女神什么的,不存在的。
5.刺探
“试试看吧。”
她递过刀片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,想着自己的沉睡是不是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6.戒备
他一晚上第三次被莫须有的风声惊醒,攥着刀片的手指狠狠地用力。
7.自卑
大概永远也比不上的吧。
8.多疑
阴谋论者不相信巧合,不相信喉舌,不相信堂而皇之的理由,甚至不相信谎言,尤其是自己编造的那些。
9.虚荣
那是当然了。
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嘛。
他眯着眼看着不存在的红色,手里的刀片以极其浮夸花哨的方式飞出去,毫不客气地夺走一切目光。
10.欺骗
“没事的。”
他好像对认识的所有人都说过这句话,但说得最多的是最相信的自己。
11.迷茫
她搞不懂那些笑中带泪的感觉,只是用所有的想象制作着它,像雕刻一件过于复杂的作品。
12.情绪失控
瞬间灼热的白光烫伤了接触到的所有视线,他看不清自己,肆意奔流着的不知是哪种液体。
13.自我封闭
后来他坐在荒芜的山谷里,穷尽所有想象去描绘那片不曾存在过的花海。
14.自命清高
对于那些带着目的的战斗,他是看不上的,也因此看不上为它作出的牺牲,尤其是自己的生命。
15.口是心非
“是真的……哦。”
不管不顾那人的惊惶和悲伤,脸上的笑容明亮得能反射日光。
16.强颜欢笑
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受过什么罪,他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在还债罢了。
既然多还了一点,开心一点自然不是什么难事。吧。
17.畏手畏脚
不是这样的。
我只是……只是不想看到那些……不想看到它们发生——在我眼前,那么残酷的……
18.踌躇不前
我们终其一生,追求的不过是死亡罢了。
可是它来临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肯再踏出一步。
19.浅薄伪善
他知道有些东西凌驾于另一些东西之上,他知道有些东西必须成为另一些东西的牺牲品,他知道他可以用抛下那些东西来换取这些东西,于是他们就相信了。
他知道他并不是别无选择。
20.刻板拘束
神在人间是要接受磨难的。
所以我应该四处流浪,我应该在战斗中负伤,我应该失去最爱的人,我应该在颓废里沉沦再重新振作起来。
可是这不过是我自作自受罢了。